f575z寓意深刻小說 天阿降臨-第607 正好看書-vchdx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
女人向手下们使了个眼色,准备继续殴打楚君归的大汉立刻停止了动作。女人说:“你们如果一开始就乖乖的,也不至于受这些苦。我们走吧!”
大汉们将楚君归和李若白提了起来,押着走向外面。老人也跟在后面,他也挨了几下狠的,几乎路都走不了。和楚君归、李若白不同,老人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似乎失去了全部力气。
李若白对楚君归郑重地说:“千万别冲动!一切交给我来处理!”
楚君归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此刻两大组件正在激烈交锋,政治组件坚持认为不能冲动,这些人的目的就是想激怒楚君归和李若白,让他们在冲动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举动,甚至动手杀人,那样的话就会留下抹不去的把柄,本来有理也变成了没理。
战术欺骗却觉得荣誉大过一切,以今时今日的楚君归完全没有必要受这些人的羞辱。楚君归完全可以在瞬间将他们杀光,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天门7,返回N77继续经营光年。等到实力进一步发展,有钱有枪有人,就是黑的也能变成白的。
政治组件对此完全不认同,讽刺起来丝毫不留情面:“你个专职的骗子也讲荣誉?”
战术欺骗义正词严:“战术欺骗和骗子是两回事!”
艺术罕见地站在战术欺骗一边,咆哮:“这种羞辱是不可忍受的!如果我们不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有尊严地活着,奋斗的意义又在哪里?我们赚这么多钱、养这么多战士、打这么多仗又为了什么?”
政治组件毫不退让,用加粗放大外加勾线的字体说:“这些人在这个时候代表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背后的整个政府,或者至少是安全局!现在打了他们,就是在挑战安全局。等他们脱了制服,怎么做都可以,但是现在不行!”
楚君归已经听到了所有想听的,关闭了组件,默默地跟着李若白登上囚车。
囚车快速驶向郊区,停在一栋不起眼的灰色大楼前。片刻之后,楚君归三人就坐到了审讯室里。李若白已经从惊诧和暴怒中恢复,神色平静。楚君归则在不断检索法律条文,查看不同的脱身方式会有多大的法律责任。老人则神色木然,偶尔眼中闪过一道惊慌,如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审讯椅中。
三人就这样在铁制囚椅中坐了半个小时,李若白怕楚君归不了解内中的奥秘,就打破了沉寂,说:“不用担心,这是他们在吓唬我们呢!我们在这呆得越久,他们越不好收场。所以,耐心坐着吧。”
悍妃追夫記 加多寶
李若白话音刚落,审讯室的门就打开了,周石磊走了进来。老人一看到是他,立刻有了些精神,说:“小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快点把我们放了,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
周石磊说:“叔叔,您大概确实是老了。刚才您试图贿赂我,窃取机密资料,证据确凿。我看一时半会您是回不去了。”
老人又惊又怒,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枉我小时候对你那么好!你爹死的早,你上大学的钱都是我出的!”
周石磊上身前倾,伸手拍了拍老人的脸,一字一句地说:“我当年是很感激您,可是后来我知道了,那些钱并不是你给我的,而是逼着我妈用身体换来的,所以我现在更‘感激’您了!您明白了吗?”
:三個太子壹個妃 雪生
“你,你怎么知道的……”老人一瞬间所有力气似乎都从身体里抽空了,彻底瘫在了椅子上。
百世元
李若白和楚君归对望一眼,都是深感无奈。李若白本以为找到了最直接的途径,谁想到背后还有这等恩怨纠葛。
李若白往后一靠,闭目养神。楚君归则可以一直坐到地老天荒,反正随时可以脱身。
周石磊来到李若白身前,说:“至于你们两位,就只能自认倒霉了。你们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李若白微微睁开了一只眼睛,淡定地说:“就凭你们家那点破事,你以为能波及到我们身上?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让你主子出来吧,早点解决,还能少杀几个替死的。”
凤皇在上 雪小朵
周石磊一怔,脸上就浮起怒意,说:“都这个时候了还嘴硬!你们这些大家族出身的,从来都是这么傲慢,到了这里还以为天下都是你们的吗?你先想想怎么把自己屁股擦干净吧!”
—————
李若白看着他,眼中满是嘲讽,“你的问题就是,明明只是个路人,却偏要把自己当主角演。”
周石磊一把抓住李若白的衣领,脸几乎凑到他的脸上,呼吸粗重,看样子随时可以一巴掌抽在李若白脸上。
李若白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冷笑道:“反正你们已经动过手了,不在乎再多来几下。打吧。”
楚君归微微皱眉,手指搭在了铁扶手上。
周石磊面容有些扭曲了,放低了声音,咬牙道:“你知道吗,从小我就最恨你们这些所谓的大户人家!凭什么我喜欢的女孩子都会被抢走,凭什么所有的机会都是你们的,凭什么你们有钱去请最好的老师来补课,做最好的基因优化,就连联考这一点点机会都不留给我们!凭什么!!”
咆哮之后,周石磊慢慢松开抓着李若白衣领的手,还替他把衣服理好,说:“我们小人物是没有什么出头的机会,可是只要给了我机会,我就会变得非常麻烦,让你们绝对想不到的麻烦。不管是你,还是林兮!”
周石磊摔门而去,李若白脸色阴沉,忽然叫了一声:“别看了,出来直接谈吧!”
他连喊两声,都没有任何回应。
李若白深吸一口气,说:“我数到三,再没人出现的话,那就什么都不用谈了!”
“三!”李若白话音未落,那个冷硬如铁的中年女人就走了进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面相凶横的健壮中年男人。
“余队长!”老人如同见到了救星,想要跳起来,却忘了自己还被锁在审讯椅上。不过老人转眼间看清了形势,发现余队长似乎是那女人的下属,顿时全身冰凉。
李若白迎上冷硬女人的目光,说:“你来的倒是及时,看样子是不想闹大了。”
盛宠强嫁:摄政王上位记
女人道:“事情小了份量不够,太大又很麻烦,现在这样不大不小,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