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uhz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起點-377 匣中祕分享-3teqr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此时此刻,在金大保听来,头顶的声音简直就是梦魇一般。
但他却已说不出话,对方仅仅只是一拳,他五脏就似移了位,浑身肌肉抽颤,连气血都呼吸到好似凝固了一般,口中唾液顺着嘴角不住滴落,疼的脸色都开始发青发紫。
而他身后的那些东瀛人,眼见金大保跪倒在地,俱是纷纷动作,双手抖飞如影,立见无数暗器飞镖朝苏青激射而去。
“本座平生,最恨异族!”
苏青眼皮一抬,挥臂一扫,袍袖顿时迎风鼓起、荡起,内里如风云涌动,他反手再一挥,那些迎面而来的暗器,在空中只似被一根根无形的丝线牵引,调转方向,在空中一转,已倒飞回去,势猛力强,那暗器上更是爆出火焰,像是火流星一般。
—————
遂见一蓬蓬凄艳血花在空中炸起,一具具尸体像是破布般坠在地上,转眼便在火光下化作焦炭。
短暂的交手过后,石桥上又回归了安静,只剩下未散的血腥气,以及金大保嘴里发出的“嗬嗬”声,像是快要渴死的鱼儿。
眼见苏青攥拳又要再次出手,金大保额角青筋暴起,喉中咯血,他声嘶力竭的嘎声道:“等……等……输……了……我……哇……”
话未完,金大保已是口中吐出一口热血,惊骇欲绝的望着眼前人。
“那你可还记得输了要做什么?”
苏青笑弯着眼眸,问道。
“属下,参见……主上……”
鬼城 awei龚诗唯
九界攀神 名奇
金大保额上冷汗密布,生怕苏青再下狠手。
“若有……差遣……但凭吩咐……”
苏青却没立即应他,而是看向一旁的命煞。
“黑龙司令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进展受阻,毕竟那样东西守备森严,乃是美国的大杀器,有大军坐镇,想要得手恐怕不易!”
命煞忙汇报着知道的消息。
苏青想了想,他这才看向金大保。
富二代校草的灰姑娘
“那你就去相助黑龙司令吧,尽快得手,另外,命令手下,放弃其他一切事宜,全力办成此事儿!”
金大保面带迟疑,他眼神挣扎,随即咬牙道:“主上,属下与那华英雄有很大仇怨,恳请主上容我与他一决胜负,以报旧仇!”
命煞却似听到了什么笑话,她冷冷道:“那华英雄乃“天煞孤星”之命,谁若与他为敌,必不得好死,谁若与他为友,也要惨遭厄难缠身,死于祸劫,你这不是自己找死?”
金大保恨恨然的看了眼命煞,心中只怕早已恨极这个女人。
就听苏青淡淡道:“你们仇怨的事,我不会管,但我的事成之前,没我命令,不准去招惹华英雄,也不要横生事端,不然……”
面对苏青平静的眼神,金大保心头一寒。
朕要娶你
“是!”
若非亲眼所见,谁又会想到,适才还嚣狂霸道,横行无忌的金大保,如今肯跪在地上。
等金大保一瘸一拐,微弓着身子走进城堡,看着他的背影,命煞才带着几分忧色,她道:“先生,此人狼子野心,如今以力伏之,只怕其心难收,日后说不定会生出祸端!”
苏青立在石桥上,迎风而立,白发飞扬,他点点头,好整以暇的说道:“我知道,不过,此人命相特殊,与那华英雄为宿敌,我留他一命,不过是想看看,他最后会有何改变,是否生死依旧,天命难违!”
午夜尖叫之鬼來了 玲蕓
一旁的命煞听完再无言语,但她跟着苏青走了没几步,忽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青笑了笑。
捡来高工要不要 明雾语
“说吧!”
如此,命煞才敢开口。“先生,那核弹威力巨大,当年美国可是曾在东瀛投下过一颗,已非人力所能抗衡,毁天灭地都不在话下,您是否……”
苏青头不偏,目不斜,继续走着,嘴里却是说道:“本座此举,只是为了一借那核弹威能,助我办成一件大事,何况,核弹的威力,我也不是没有试过,今时不同于往日,我势在必行!”
不过几步,命煞忽觉自己竟然又到了那座高楼上,而苏青又坐到了椅子上,瞥了眼湛蓝青天,苏青喃喃道:“既然破碎虚空可行,我又何必听从别人的安排!”
“唰!”
一道乌影,猝然自一旁震空而起,落到了苏青的面前,正是那乌木长匣,匣中寒气森然,令人望之生寒。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苏青问的是命煞。
“属下不敢!”
命煞忙道。
“呵,这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是我的兵器罢了!”
苏青说着,右手已扶在匣上,但下一刻,命煞就吃惊的发现,苏青的掌下,竟有一缕缕腥红血水淌出,像是破开了一个窟窿,血水已自那长匣缝隙中流入,且不曾浪费一滴,俱是一股脑的沁入了匣中,如被一只恶兽吞噬。
恍惚间,那长匣似启出一条缝隙,匣中之物,亦露真容。
命煞也已看见,那好像是一柄柄刀剑。
而那流淌进去的殷红血色,如受牵引,只将那些刀剑从头到尾淋了个鲜红,可转眼,血色竟然沁入剑中,不见踪影,神锋饮血。
妖怪公寓 藍晶
命煞心头大震,眼前人竟然以血沐剑。
她依稀听到,那些刀剑竟然无由而鸣,仿似活物,争鸣不休。
重生之救世传说
江湖夜雨十年燈
如此诡异场面,却让她不禁想起一些记载,传闻中国自古流传有苗人的养蛊之法,乃是囚世间毒虫于一盅,以血为引,令群虫互噬,待到只余一虫,便是蛊成之日,而此虫更是吞噬了其他毒虫血肉,变得毒中至毒,世所罕见,威能无穷。
可眼下,苏青竟是将那数柄神锋共困一匣,终日以血沐润,又是否亦是与那养蛊之法一般?
苏青扶匣而坐,只是那匣中刀颤剑鸣之声却愈发剧烈,以致长匣都似在跟着震颤不止。
“砰!”
却见一声闷响,苏青已收回右手,命煞定睛一看,他掌心果真有一道深深血口,仿似被刀剑劈斩而出,只是,却见苏青若无其事的伸手一拂,那原本皮开肉绽的血口,转眼,竟然就已消失不见,好不诡异。
而那原本震动的长匣,待到苏青收手,竟然也消停了下来。
当真好不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