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z1ag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txt-3硬幹閲讀-h68r2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比如伏罗希洛夫,这个对外作战无能,但舔功了得的人物。
他可是约瑟夫对内残酷清洗时的急先锋,最后却也开始受到他的怀疑。
约瑟夫竟神经质到,将伏罗希洛夫视为间谍的地步。
然后有大概五年左右的时间,约瑟夫召开任何高层会议时都不会通知伏罗希洛夫来参加。
特种教父 凤凰涅槃
伏罗希洛夫这五年怎么过的,可想而知。
除了伏罗希洛夫之外,还有一位约瑟夫的“老朋友”也不得不谈,这就是莫洛托夫。
这位同样是独夫清洗内部的好帮手,甚至就连妻子被迫害,他也依旧“坚定的站在约瑟夫身边”,以展现忠诚。
但是莫洛托夫最终也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他的信任。
原因很简单,约瑟夫觉得莫洛托夫是个可耻的美国间谍,他和美国人同流合污。
大家都不可思议。
但约瑟夫拿出了理由。
他道:“有次,莫洛托夫参加联合国大会时报告说,他乘坐火车从纽约去的华盛顿。既然他乘坐的是火车,便会有自己的沙龙车厢,但他在美国又怎么会拥有这样的车厢呢?由此看来,他就是美国的间谍啊!”
亡灵农场 单机侠
这尼玛。。。
约瑟夫的反应还不止如此。
他还立即给时任总检察长的维辛斯基发去了一封电报要求查证此事。
靈廟
为何不让贝利亚去?贝利亚已经不值得信任了!
结果维辛斯基难得说了句人话,回复说:“暂时还未发现莫洛托夫在美国拥有个人包厢。”
这样的回答自然不会让约瑟夫感到满意,于是这厮也不可信任了!
因此,他最后就对赫鲁晓夫等人反复说着:“你们都是些盲人,像一群瞎猫,如果没有我,你们一个个都得被帝国主义和他们的间谍掐死。”
但这件事才过去不久,之前还获得约瑟夫信任的,苏俄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高扬也同样遭遇到了约瑟夫的冰寒冷遇。
关于米高扬,甚至都没人能说清他被安排的是什么罪名。
莫洛托夫是因为在美国拥有个人专用车厢,所以他似乎是美国人的间谍。可米高扬呢?无缘无故的,又会是哪一国的间谍?
查理的间谍!约瑟夫咆哮道。
大家都惊呆,因为米高扬没离开过苏俄啊。
约瑟夫挺有理的说:“叶若夫是查理的间谍,死之前为了完成他主子的任务,便秘密控制了米高扬。。。”
1953年3月5日。
一切总算走到终点。
不知道是谁将韩怀义关于他的评价送到了他的案头。
约瑟夫!!!然后他终于气的闭上了眼。。。
金牌制甲師 壹葉無花
消息传到香港,韩怀义第一时间认定,这破事绝对是贝利亚干的,也是赫鲁晓夫默许甚至怂恿的。
全世界发去虚伪的吊唁时,韩怀义没有任何举动。
瓦坎达也没有。
相反的是,香港时报上刊登出中英文版的一系列数据。
高達之曙光
这个数据来自某些人的提供,以及韩怀义的记忆。
内容为:。。。1937至1938年,30万人被判刑,其中68.2万人遭枪杀。
大清洗使500万人受到牵连,几十万人被处决。苏俄军队中第一批被授予元帅军衔的5人中,有3人被处死。15名集团军司令中,13人被杀。总共有4万多名营级以上的高中级军官遭迫害。
乌克兰、哈萨克等少数民族的党政领导人几乎均被处决。
约瑟夫出兵波兰东部时,俘虏了约二十五万波兰人,把普通士兵全部予以释放,将其中的2万名军官、教授、教师、医生、建筑师等精英战俘秘密关押并杀害,随后埋在卡廷森林。
在乌克兰。
1932年粮食产量仅有1280万吨,但约瑟夫下达的指标是上交770万吨的粮食,也就是全部产量的六成以上要上交,这就大大超出了乌克兰农民的承受力。
约瑟夫却派工作队武力征粮,凡是不加入集体农庄或不上交粮食者一律处死或流放。
当时为此逮捕了数以万计的人,并处死了五千人。
农民只好把余粮上交。于是导致1932-1933年的乌克兰大饥荒。
更要命的是苏俄还不允许乌克兰农民逃荒要饭,任何逃离乌克兰的饥民都会被逮捕,其下场也难免一死的。
于是这场大饥荒让乌克兰活活饿死了几百万人。
对此韩怀义给出的定义是。
二战时期人类文明的,杀过百万人以上的三大魔头,阿道夫,约瑟夫,和我。
现在死两个了。
他的最后一句话让全世界都笑喷,因为这种强者的自嘲令人啼笑皆非。
于是从这天起,大家也就以大魔头查理来形容他。
可是爱他的人更多。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做过什么,和为何有那么大的杀业。
当然了,不是所有人这么认为的。
1953年5月1日。
在韩怀义主持的香港电子信息设备工厂的第一台个人电脑的发布会上,有英国记者问他。
“查理先生,请问你对于当时屠杀数百万日本人,有没有一丝内疚?”
全场。。。
韩怀义之间起身,翻了桌子。
这种问题他不屑去辩论,必须硬干。
韩怀义打了个响指:“你的问题没有任何的下限,这就好像一位英国人在问一位法国二战士兵,请问你对射杀侵略你祖国的德军有没有内疚感一样,令人觉得不可思议。阁下开创无耻之先河,必定要永垂青史。告诉我他的名字,和相关报社。”
白俄立刻上去摁住他,然后道:“这是太阳报的詹姆斯基恩。”
“言论自由最起码的底线是不诬蔑,不造谣,不颠倒黑白。”韩怀义起身脱下西服走去。
“我很多年没有亲自动手了。”
他捏起这个人的嘴,环顾四周:“大家可以尽情拍摄,也可以就此发表看法,但是请记住,如果有人信口雌黄,颠覆黑白,断章取义,既然你们无礼在先,那么我将残酷在后,比如这一位和他的怂恿者,请开始做好躲避雇佣军追杀的准备。”
“我将收拾他,和不在现场的怂恿者,我将用最残酷的手段收拾他们,以为世人警戒!以让世界都记住,当你颠覆良知,魔鬼都将不耻你的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