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f9fe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笔趣-第九百七十六章 庇護相伴-vy8by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一场原本即将降临的灾难,在眨眼功夫便随即被掐灭至无形了。
四具已经成了气候的煞尸,哪怕是老道士自认自己的修为至少达到了当年师傅的八成火候,但也不敢说能轻易从四具煞尸手中逃脱——
更不要说轻易将它们斩杀,还如此的快速。
偏偏这一切,宋青小却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办到了。
四周叩头声,跪拜声不绝于耳。
吴婶等人显然已经将召唤出冰龙的宋青小当成降世的活神仙了,可是老道士却看得出来,她召唤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龙。
但这样的术法、秘诀,却又已经是老道士望尘莫及的水准了。
云虎山一脉的道术以占卜、观象、驱邪、捉鬼为主,宋青小所施展的秘术并非来自云虎山一脉的传承。
老道士印象之中的小徒弟,在道术一途上天份并不多,至今比不过两个师兄,连修行的大门都还没有入。
可此时她的这些不属于云虎山传授的秘术,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老道士的神色怔忡,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没有开口。
宋长青还在后怕之中,却仍本能关心师妹,颤巍巍的转头:
“你没事——”最后一个‘吧’字还未出口,他的瞳孔紧缩,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他嘴唇动了动,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脱口而出。
可是极度惊骇之下,却令他瞬间失声,难以将话说出口。
正在此时,宋青小身后那具已经被她打爆了脑袋的沈太太的尸体动了。
那断裂的脖颈处,突然钻出两条手指粗的细长触手,如同两条墨绿色的肉鞭,悄无声息的抽往宋青小的后背心处。
与此同时,沈太太的脖颈之中黑气钻涌,瞬间化为一只狰狞的黑色骷髅鬼头,咧开了嘴角。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事先完全没有预兆。
船中的人正在叩头,老道士不知在想什么,已经出了神。
而宋青小背对着沈太太的尸身,像是全然没有发现身后的异变。
唯独宋长青看到了,但他却根本来不及做什么。
他的眼睛瞪大,眼中染上了惊恐交加的神色——
而下一刻,就见宋青小的手掌一摊,一盏青灯的小灯出现在了她掌心之中。
那灯是如何出现的,他竟半点儿也没有察觉。
修真之異界毀天者 ou守護之翼
灯约摸巴掌大小,形同青色的莲荷,灯体花开数瓣,里面有一点紫罗兰色的焰火。
宋青小也不管身后那两条交并的触手已经快碰到了她的腰侧,牢牢将她的细腰剪住。
“小——”宋长青骇得魂飞天外,高声大吼:“——师妹——”
话音未落,就见宋青小手指轻轻往那青莲灯中一点,将那团紫火抓在了指尖之中。
紧接着,她的腰侧盛开了一朵紫色的光莲。
光莲的周围闪烁着火焰,焰光所到之处,那缠绞上来的触手重重一抖,试图后缩的时候已经晚了。
火光闪烁之间,焰莲出现在那具煞尸的断颈处。
‘噗嗤’的火光闪烁之中,那才刚成形的黑色骷髅鬼头的眼中露出惊骇之色。
紫罗兰色的火焰将其连同阴气瞬间吞噬,煞尸的身体干瘪了下去,火光将恶臭、煞气、怨毒一并烧毁。
两条缠出的细长触手失去怨煞之气的支撑,源头被毁,最终节节枯败,如同烧尽的灰白香灰般,‘啪嗒’掉落。
狂尊
船内装载的江水颠簸之间将这灰烬化散,很快便不见影踪。
紫色光莲再度化为一团火焰,‘嗖’的腾飞而起,稳稳的落回那青灯之中。
“——快——躲——”

宋长青的话音还没有喊完,就见到了宋青小危机已经解除。
他瞠目结舌,震惊无比的看着这神奇的情景,看着宋青小的眼中都带着难以置信的惊骇。
宋青小却没有理他,而是将混沌青灯一收,接着转过了身来。
异案惊奇
沈太太的无头尸体还在她的脚下,失去了怨煞之气后,她的尸身再难作祟了。
神弃
不过她死于阴煞厉鬼之手,那尸体之中含了剧烈尸毒,且没有了怨气的压制之后,散发出一股极为刺鼻的恶臭。
宋青小却并没有看着这具尸体,而是像感应到了什么般,俯首望着江面,只见江面黑气涌动之间,缓缓浮现出一张已经死去的沈太太充满了怨毒的熟悉面庞:
“你们逃不掉的!”
她维持着众人最后见她时抱腿的姿势,手中还捏着她的那条缎帕,满眼的不甘之色:
“你们逃不了的。”
沈太太的怨魂这话刚一说完,宋青小却并不理她,而是伸脚一踹,沈太太的无头尸身便被她轻轻踢得飞出船外,‘噗通’一声落入江水之中。
你是我的毒药
已经发毛的无头尸体打破江中的黑气,迅速将沈太太的怨灵之影搅了个稀碎,很快她的这一缕残魂便被江底的黑气吞噬。
随着她尸身的潜落,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做完这一切后,宋青小这才转过了头。
“……”
叩头的众人看到宋青小扔了那具尸体之后,露出既是松了口气,又是畏惧的神色。
宋青小不说话,这群人也不敢再轻易开口。
他们敢于向老道士提要求,是因为老道士为人面恶心善,一看就是好人。
而宋青小无论是以粗暴的力量打碎沈太太的脑袋,还是后面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三具已经变异的尸体展现出非凡力量,都使得这些普通人对她有一种极端的惧怕感。
她站在那里,明明杀了沈太太一家,却像是没沾到过半点儿血腥,仿佛已经超脱凡俗,显得与众人格格不入。
“小师妹——”
宋长青往前迈了一步,怯生生的喊了她一句,想要试探着伸手来拉她,却又像是臣服于她此时的冷清之色,并不敢再多加冒犯了。
“你跟师傅坐到一处。”
宋青小的下巴一点,指了指老道士所在之处。
邪帝纏寵:愛妃,別惹火
哪怕她这话并不是冲着其他人吩咐的,可此时听在众人耳中,大家依旧自动的听从她的吩咐。
吴婶抱着自己的小孙子,与丈夫、儿女等往老道士的方向移动。
“我们都来照顾老道长!”
“仙子放心就是了。”
“我们都可以照顾老道长。”
老道士坐在宋青小的对侧,大家急于表现,一股脑的往老道士的方向爬,却忘了众人这样的举止会不会使得船身倾斜严重。
宋长青也被众人的举动吃了一惊,开始有些着急,但他很快就发现众人无论怎么攀爬,船却极稳。
大家心急的跑步并没有使得船体晃动,仿佛宋青小牢牢占据了一侧方向之后,另一边的人无论怎么蹦达,都不能将她的力量撼动。
“小师妹。”宋长青松了口气,又将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他的眼神幽深,听到宋青小仍在称呼老道士为‘师傅’的时候,紧绷的表情都松了松。
“只要你说了,”他那张憨厚的脸上露出坚毅之色,嘴唇动了动:
“大师兄一定会去做的。”
傲炎苍穹
从宋青小出手的时候,宋长青像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不知为什么,他并没有问出口。
只是说完这话之后,往老道士的方向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大师兄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是,但是我跟师傅都在你的身后,如果有需要我们的,只要你喊一声,我们就会出现的。”
披着羊皮的废柴美男:爷,我罩着你
宋青小清冷的目光在听到他的这一句话之后,微微一动。
她的目光落到了宋长青的后背之上,慢慢的变得柔和,但只是转瞬之间,这一丝细微的变化又随即被隐没。
宋长青走到了老道士的身侧,其他人识趣的挤挪开一个位置,让他蹲了下来。
见这师徒两人坐好之后,宋青小的手腕一挥。
只见数颗星光从她身体之中逸出,化为团团星辉,围在她身体四周。
宋青小的衣袖一拂间,那数团星辉往老道士等人的方向疾射而出,一下将宋长青师徒、吴婶等人包围在其中。
“这,这可是星宿?”
大家哪里见过这样的东西,都感到神奇无比,见着这些星辰围在自己的身边,都既是新鲜,又是兴奋,将先前沈太太一家遭阴鬼所害化为煞尸杀人的恐惧感都压下去了。
老道士的见识远比这些人要多得多,他感应得到这些星辰之中的非凡力量,远不是自己可比的,知道厉害之处。
见到宋长青好奇之下想要伸手,不由警告:
“别碰!”
“师傅,这是什么?”
听到师傅的话后,宋长青老老实实的将手收了回来,但却转动了一下眼珠。
星辰共有七颗,每颗约摸碗口大,汇为一圈奇大无比的光晕,将船上的所有活人连带着两师徒都包围在其中。
“想必是某种大神通。”老道士的神色严肃,“你老实坐下,听你小师妹的话就是了!”
他在提到‘小师妹’三个字时,咬字声重了许多。
宋青小就道:
“有东西要来了,你们坐在里面,不要出来就是了。”
她这话一说完,大家顿时便猜出这东西想必应该是某种保护罩了。
“想是戏文之中,孙猴子画的那种圈,专挡妖怪邪物。”吴宝山满脸的敬畏之色,说完这话,其他人都接连点头。
宋青小既不点头,也不否认,但她没有说话,在大家看来,吴宝山就算说得不算全对,但也差不了许多。
有了此物护罩,吴婶等人面露安心之色。
这星辰一看就非同一般,再加上之前连老道士都无法应付的场景,却被宋青小数下解决,可见她的神通不在老道士之下的。
众人安心之后,便都庆幸刚刚听到她话后挤了过来,否则这会儿被围在星辰之外,一旦出事,恐怕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大家暗自庆幸之间,唯有老道士与宋长青听了她这话后,相互转头一看,脸上都露出惊讶又担忧之色:
“还有东西要来?”
他们并没有感应到阴气的变化,但宋青小这样一说显然不是诓他们的。
宋长青挪了下自己的腿:
“既然还有东西要来,不如你也进来,我们挤一挤就成了。”
其他人一听这话,也都跟着往中间挤,劝着宋青小:
“这话说得对,仙子不如一起挤进这圈中,暂且躲上一躲。”
安全暂时得到保障之后,大家的情绪一下平静了许多,不再像先前一样暴躁易怒,且恢复了理智、良善之心,各自挤成一团,一会儿便腾出很大一个空地了。
“不用。”宋青小摇了摇头,接着转过了身面向茫茫大江,轻柔的声音传进众人耳中:
“来了。”
“来了?”赶车老头儿一听这话,愣了一愣:
“什么来了?”
大家都冲着她看的方向伸长了脖子去看,却见大江的深处雾气笼罩,视野一片漆黑,看了半天,根本什么也没有。
可是宋青小不说话,众人也不敢出声再问,说了几句之后,见她没有发声,便都接连住嘴了。
宋青小站在船舷的一边,船体无风自动,吹拂着她的头发如缎带般飞扬,那衣裙的轻纱摆动。
‘滴答!’
‘滴答!’
正在此时,像是幽泉滴入池中的清脆声音响了起来。
————
大家屏息凝神,船上又再没有其他人了。
沈太太一家四口出事之后,船行得很稳,江水也再没有冲击过船身了,这水声是从哪里来的?
“尸体!”
老道士很快发现了玄机,伸手往宋青小的身侧一指。
他手指的方向是先前十分倒霉的死于尸化沈太太口中的那个被咬烂了脸的男人,他半个身体倒挂在船舷之上。
头朝下,伤口的血液一路往下滴,落入江水之中。
大家反应过来,宋长青还没来得及开口,紧接着众人耳中就听到了一阵幽幽的女子哼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从声音听来,这哼歌人的年纪不大,也听不出哼的什么曲调,仿佛就随意哼上那么几句罢了。
若是平时听来,少不得有人要夸赞两句这声音轻灵动人。
可是此时众人在船上,江面满是大雾,四周视野茫茫,不见半个人影,这哼歌的女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大家心中发寒,直到这会儿才意识到宋青小所说的‘来了’是什么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