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udz火熱都市异能 玄門遺孤 txt-第3610章:刁難相伴-dhhu2

玄門遺孤
小說推薦玄門遺孤
无色之海所在的势力虽然各自独立,可一旦遇到危险,他们也会团结起来。
莫风等人无端消失,这可不是小事,所以此时各大宗门已聚集在一起,开始为营救商量对策。
末世之蟲族帝君
当然,说是商量对策,其实就是问罪而来。
“想必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宗太上长老被那位三界中人封印成了坐骑,而另外两位长老也被对方控制。
三界中人以一己之力将几位强者控制,这可是我无色之海的灾难呀!
各位前辈,不知你们对此有什么想法,大家不妨畅所欲言,一起商量个可行之法。”
莫风弟子修为不到祖境,可他此时却坐在上位,其他人并没有任何不悦之色。
“洛天公子,三位太上长老被控制,已将无色之海中的顶尖力量抽去大半,况且我们的长老可是被莫长老请去的,现在长老未归,你们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
一位头生双角的男子拱手道。
“不错,虽然我们长老有可能被三界中人控制,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莫长老策划,你琉璃宫就应该给个说法。
洛天公子,你可是光明天尊的孙子,现在敌人势大,就算我们出动全宗之力,也无不可能是那三界中人的对手。
所以还得请你将这件事上报天尊,让天尊为我等做主才是。”
另外一直祖境初期强者拱手道。
听了二人的话,洛天顿时眉头一皱。
他本想结合无色之海中的全部力量去围剿肖羽,不想这些人竟然贪生怕死,想让天尊出面予以报仇。
不过他们说的也是实话,连修为达到中期的莫风都成了坐骑,他们这些人去了也是送死。
“我当年离开的时候说过,不破祖境誓不归还,可现在太上长老被封印,那就只能破了这个规矩了。
既然大家都这样说,我就回去走一趟,至于能不能说动爷爷ꓹ 那就得看运气了。”
八零年代金满仓
洛天此时显得有些为难ꓹ 当年他外出游历,最后在琉璃宫中居住下来,又被莫风收为弟子ꓹ 还成了这里的掌门人。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ꓹ 不想肖羽的出现,侧底打破了这片宁静。
见洛天点头,其他强者这才松了口气ꓹ 这些人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不会傻的凭借一腔热血去和强敌动手ꓹ 因为他们的命可是很宝贵的。
而此时肖羽几人,已在连续赶路五天之后ꓹ 来到了两处高山之下。
这里之所以叫天堑,是因为这座山峰犹如刀削,光滑入镜,好像被一刀切开ꓹ 所以叫色芒天堑。
至于色芒天堑后方是何处ꓹ 色芒秘境中并没有记载ꓹ 雾月谷主也没有说明。
只是ꓹ 当肖羽来到这里时却察觉到,那天堑之中有着一股极为浩瀚的天地之力向外喷发,还未靠近就能感觉到一股极大的推力。
虽然距离色芒天堑还有五里之远ꓹ 但雾月谷主却是率先停了下来,因为在其不远处的一朵云彩上ꓹ 正坐着几人,他们都身穿绿色长袍ꓹ 身上有些雾气样的东西向外散发。
“那是青云宗,是色芒秘境的二流势力ꓹ 最强之人就是色芒太上长老,修为已达祖境后期。”
雾月小声的解释ꓹ 同时也向其他几个方向看去。
“小小落云宗,竟敢来这里凑热闹,真是不知死活。”
就在肖羽等人四处打量时,一个极其冷酷的声音在他们脑海响起。
一时间,黄风等人如遭雷击,竟然不自觉的向后退出一步。
雾月只是略微摇晃了一下,却并没有后退半分,而肖羽却是依旧站在原地。
因为所修功法的不同,对方的声音中虽然蕴含攻击,但对肖羽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用。
“咦……”
金牌保鏢 東航
说话之人像是察觉到了肖羽的不同,竟然发出一声轻咦。
“前辈,这色芒天堑乃是色盲秘境天地所产之物,为何你们来得,而我们却来不得?”
雾月谷主虽然面色有些难看,但作为这里的领头人,她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拱手道。
“为何?
呵呵,什么时候色芒秘境的低等势力落仙谷也这般强势了,难道你们所仰仗的就是人多吗?”
远处,一位满头绿色长发的老者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以对方为中心,一股强悍的压迫之力开始向这边席卷而来。
雾月谷主既然来到这里,她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所以当看到那股威压实,对方就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挥手,一圆环样宝物飞射而出,在高空上洒下一片青色光雾,将落仙谷中所有人笼罩在其中。
而当那股威压触碰到绿色光雾时,竟然瞬间化为无形。
“有意思,竟然是落仙谷的皓月扶摇环,你将此宝带出来,莫非就是为了在这里夺取色芒石?”
原本云淡风轻的老者在这时竟然站起身来,对方那一对眼睛犹如猎鹰般在肖羽等人身上挨个扫过。
尤其是看到肖羽时,对方脸上还出现了一丝意外之事。
因为对方还清楚的记得,在刚开始那声大喝下,对方没有挪动分毫,这可不是一个祖境中期能够做到的。
“前辈,色芒石是色芒秘境中的至宝,难道我们这些小势力就没有夺取的权利不成?
今日我落仙谷有强者数位,就算真的动起手来,我们也不惧你青云宗。”
在这个时候,雾月谷主竟然变的凌厉起来,好像之前接触对方的神魂威压后,让她有了莫大信心。
御女心经
“权利?弱者就应该有弱者的觉悟,来这里只会让你落仙谷陷入灭顶之灾。
既然你想争取,那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去色芒天堑上将那株色芒仙草采摘下来,我就说服其他各宗,给你们留有一席之地,你看这样如何?”
绿发老者依旧双手背负身后,并没有因为雾月谷主的挑衅而有丝毫生气。
听对方这样一说,在场的多数人都将目光放在了远处的天堑峰上。
在天堑峰一侧,一株灰色仙草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会掉落。
仙草周围狂风呼啸,依稀可以看到,山石被狂风切割出一条条凹槽。
雾月谷主此时面色凝重,她在色芒秘境活了无数年,自然知道这个地方极为凶险,别说去采摘那株仙草,就是靠近千米,都会被切割成碎片。
无敌神农仙医 农音
沧海碧霄
别说自己,就是青云宗太上长老亲自前往,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将那仙草采摘。
对方这样做,还是想阻挠自己与他们瓜分色芒石。
“青云长老,你若不想让我们在这里留下不妨直说,何必用这种办法来刁难我们?
我用外挂撩神探 亭亭羽立
十字架上的骷髅 凯丝·莱克斯
我落仙谷虽然实力低微,但还不至于被别人这般瞧不起。”。
雾月谷主有些冷漠的道。
肖羽是她的王牌,不到关键时刻对方不能动手,只要自己拖延时间,等色芒石出现时,对方肯定无瑕顾及,那时浑水摸鱼也不是没有可能。